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许家庄 > 吴兆骞_百度百科

http://mrecomusic.com/xjz/198.html

吴兆骞_百度百科

时间:2019-07-02 02:24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断根汗青记实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被骗。详情

  汗青上的今天

  百科冷学问

  秒懂星讲堂

  秒懂大师说

  秒懂看瓦特

  秒懂五千年

  秒懂全视界

  数字博物馆

  查看我的珍藏

  吴兆骞(公元1631~公元1684),字汉槎,号季子,清初诗人,吴江松陵镇(今属江苏姑苏)人。少有才名,与、宜兴陈维崧有“江左三凤凰”之号。顺治十四年考场案,无辜遭累,遣戍宁古塔二十三年,朋友顾贞观哀告于纳兰性德,后经性德父明珠救援,得以赎还。归后三年而卒。诗作激昂大方悲惨,独奏边音,因有“边塞诗人”之誉,著有《秋笳集》。

  字汉槎,号季子

  吴江松陵镇(今属江苏姑苏)

  1631年

  1684年

  《秋笳集》

  吴兆骞,于明崇祯四年(1631)生于江苏省吴江县松陵镇一个官宦之家,七世祖为

  孝子吴璋,叔祖为明末抗清将领吴易。兆骞少时颖异不凡,九岁即能作《胆赋》,十岁写《京都赋》,见者惊讶。博涉典籍,《当代说》言:“每鼻端有墨,则是日读书必数寸矣。”后随父宦游楚地四年,因张献忠起义,奉母归里。

  兆骞脾气简傲,不拘礼制,在塾中见人所脱帽,辄窃取溺之。其师计青辚责问,则曰:“居俗人头,何如盛溺?”计青辚叹曰:“此子异时必有盛名,然当不免于祸。”及长,与兄兆宽、兆宫并称“延陵三凤”,或又合幼弟兆宜,号为“吴四君”。顺治六年(1649),宋德宜等结慎交社,兆骞兄弟为之端倪,自此益狂放。社事盛时,尝对汪琬引前人语云:“江东无我,卿当独秀”,以故人颇嫉妒之。顺治十年(1653),江浙文社数次大会于虎丘、鸳湖,兆骞与吴伟业等前辈耆宿即席唱和,有踔厉腾越之概,四座倾动,因与宜兴陈维崧博得“江左三凤凰”之目,而与顾贞观尤善。

  顺治十四年(1657)八月,兆骞加入江南闱乡试,中式为举人。十一月南闱考场案起,以对头诬陷,奉旨入京加入复试。翌岁首年月驱车北上时,尝托名金陵女子王倩娘题诗百余首于涿州驿壁,情词凄断,以自寓哀怨,三河两辅之间和者颇多。四月复试于瀛台,军人林立,持刀挟两旁,兆骞战栗未能终卷,遭除名,责四十板,家产籍没,并父母兄弟老婆流徙宁古塔(今黑龙江宁安)。

  十六年(1659)闰三月,自京师出塞,送其出关之作遍于全国,就中吴伟业《悲歌赠吴季子》:“人生千里与万里,黯然断魂别罢了。君独何为至于此,山非山兮水非水。生非生兮死非死。十三学经并学史,生在江南长纨绮,词赋翩翩众莫比,白璧青蝇见排诋!一朝束缚去,上书难自理。绝塞千里断行李,送吏泪不止,流人复何倚?彼尚愁不归,我行定已矣。八月龙沙雪花起,橐驼垂腰马没耳,白骨皑皑经战垒,黑河无船渡者几?前忧猛虎后狼兕,土穴偷生若蝼蚁,大鱼如山不见尾,张鬓为风沫为雨,日月倒行入海底,白天相逢半人鬼。噫嘻乎悲哉! 生男伶俐慎莫喜,仓颉夜哭良有以,受患只从读书始。君不见,吴季子! ”

  七月兆骞抵戍所宁古塔旧城(今黑龙江海林旧街),城表里仅三百家,

  其地重冰积雪,非复人世,至此者九死终身。顺治十八年(1661)吴兆骞在《上父母书》信中说,“宁古寒苦全国所无,自春初到四月中旬,大风如雷鸣电激天涯皆迷,蒲月至七月阴雨接连,八月中旬即下大雪,九月初河水尽冻。雪才到地即成坚冰,一望千里皆茫茫白雪。”

  康熙二年(1663年)吴兆骞之妻葛采真和妹吴文柔从姑苏来到关外,兆骞即教书为业,第一个教的是宁古塔第一个流人陈嘉猷的长子陈光召,糊口渐有改善,生二女一子。康熙四年(1665)夏,与张缙彦、钱德惟等结七子诗会,为黑龙江首个诗社。分题角韵,月凡三集,后以戍役分携而罢。朝鲜王朝节度使李云龙以兵事路过宁古塔,吴兆骞作《高丽王京赋》,名震番邦。康熙十三年(1674年)秋,聘吴兆骞为书记兼家庭教师,教其两子额生、尹生读书,礼遇甚重。

  康熙十五年(1676),顾贞观结识纳兰性德,为兆骞求援于容若,未即许。冬,贞观居住京师千佛寺,冰雪中忆及兆骞,赋《金缕曲》二阕以词代书,容若见之泣下,应允五载为期,救援兆骞入关。康熙十七年(1678),清廷遣内大臣觉罗武默纳、一等侍卫对奏赉敕封长白山之神。青鸟使视察宁古塔等地时,向兆骞索诗赋,于是有《长白山赋》数千言,词藻极其瑰丽,藉青鸟使归献皇帝。此赋虽经圣祖御览,动容征询,然有作梗者,派遣未果。

  康熙二十年(1681),经纳兰容若徐乾学顾贞观等诸多朋友戮力救援,终醵金两千,以认修内务府工程表面赎罪放还。七月底,还乡诏下,十一月中抵京师。前后历经二十三年。回程中,将军巴海派兵护送,并拨给驿车驿马和饮食。徐乾学于宴会即席有《喜吴汉槎南还》诗,和者后多至数十百人。王士禛句云:“慨气梅村今宿草,不留老眼待君还”,最为人传诵。此后遂馆于容若家,为容若弟揆叙授读。吴兆骞后因细故与顾贞观有嫌隙,明珠将他延入书房,上书“顾梁汾为吴汉槎屈膝处”几字,不由大恸,声泪俱下。康熙二十二年(1683)返里省亲,并在朋友赞助下,筑屋三间,定名为“归来草堂”。持久的严寒糊口,兆骞已不顺应江南水土头土脑候,大病数月,赴京医治。康熙二十三年十月十八日(1684年11月24日),因疾客死京邸,时年五十四岁。临殁语其子曰:“吾欲与汝射雉白山之麓,钓尺鲤松花江,挈归供膳,付汝母作羹,以佐晚餐,岂可得耶”,则于白山黑水亦有乡愁矣。纳兰性德为其料理后事,出资送灵榇回吴江,

  吴兆骞著作甚多,然屡丁颠沛,存者无多,子吴桭臣所刊《秋笳集》诗文八卷,殆未及

  吴兆骞著《秋笳集》

  十之一二。今人王孟白辑有《吴兆骞集》。兆骞既身系清初文士痛史,一言一动,牵扯诸多层面人士之肺腑,其本身文章诗赋,亦能备一代之才。诗远绍七子,近则吴伟业,而能自立帜,出塞后“,独奏边音”,所作尤工,而以七言歌行最具代表性,为“梅村体”主要传人。后人认为《秋笳》一集“悲惨抑塞,真有崩云裂石之音”,因有“边塞诗人”之誉。沈德潜在《清诗别裁集》中评论说:“诗歌悲壮,令读者如相遇于丁零绝塞之间。……倘以老杜之沉郁顿挫出之,必更有高一格者。”《四库全书总目》则说:“兆骞诗先天特高,风骨遒上。”

  吴兆骞与宁古塔

  文人才子的特殊际遇

  1658年(顺治十五年)6月14日,清廷划定:挟仇诬告者流放宁古塔。宁安与海林就是昔时“宁古塔”的地点地。清代,不少文人学子因文字狱或考场案被流放宁古塔。他们傍边有郑成功之父郑芝龙,大文豪金圣叹的家眷,思惟家吕留良的家眷,安徽方拱乾方孝标家庭,浙江扬越杨宾父子,出名

  吴兆骞姑苏石刻像

  诗人吴兆骞,佛学家函可,文人张缙彦等等。当他们历经了人生的大难,糊口进入常态,文化认识顽强苏醒之后,这片相对蛮荒的地盘便有了人文的色彩和谬误的力量。佛学家函可教授佛法,传授农耕和商贾;杨越传布耕耘手艺,并教人改“掘地为屋”为“破木为屋”;方拱乾著《宁古塔志》;吴振臣著《宁古塔纪略》;张缙彦著《宁古塔山川记》;杨宾著《柳边纪略》。而早在南宋期间,具有“宋代苏武”之称的南宋名臣洪皓,在出使东北,被金人截留的时候,曾经在晒干的桦树皮上默写出《四书》,教村人后辈。

  在宁古塔浩繁的流人中,文学造诣最高,名气最大的是吴兆骞。他五十四年的生射中,在宁古塔糊口了二十二年,宁古塔这个“塞外绝域”的山山川水,风土民情深深地留在了他的回忆中,凝固于他的笔端,他将本人戍居塞外的分歧思路,写成出名诗词集《秋笳集》和《归来草堂函牍》传播于后世,让今天的人们有幸领会三百多年前的东北和宁古塔。

  宁安市政协主席关治平,在《流人吴兆骞与“秋笳集”》一文中写道:流人到宁古塔各旗,都分给住房、耕牛和地盘。宁古塔的仕宦及本地苍生十分恭敬这些读书人,高看一眼。流人在宁古塔,虽是刑余之人,尚且自在,从上将军到副都统协领佐领大都与交结为敌对,而文人们还可经常相聚。吴兆骞虽有文才在身,但不会耕耘,又无保存之道,初到之时心灰意冷。后来,吴兆骞就操纵本人的利益开馆授徒。他的文采被官方和同去的流人所垂青,第一个教的是宁古塔第一个流人陈嘉猷的长子陈光召,他也是吴兆骞最宠爱的门生。后来,巴海将军特地聘吴兆骞为书记兼家庭教师,传授他两个儿子额生、尹生读书。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流放在宁古塔的文人,时而相聚喝酒赋诗,时而又寻密探幽,登临山川。他们都撰有宁古塔的记述,以山水风土着土偶情为最多,还为宁古塔的名胜定名。吴兆骞、张缙彦在新城西门外的鸡陵山下发觉了出名的泉水,称之为北国名泉。张缙彦为之定名“泼雪泉”,并请来石匠帅奋于此泉附近悬崖的石壁上勒石。游西山,看望东山白石崖,到东京城(渤海上京城)去寻访奇迹。寄情于山川之间,是流人的苦中之乐。

  文武相融的协调时代

  吴兆骞等一批出名流人在宁古塔,遭到了萨布素等人的虐待。 史料记录:宁古塔将军巴海身段魁梧,气势,浓眉亮眼,方口直鼻,稍见狭长的脸盘呈现松果籽般

  清代第一任宁古塔将军巴海

  的紫铜色。当边境发生战事,这位威武的上将军便披盔挂甲,头顶红缨。每临战阵,他都气宇不凡,“左手按刀,右手执令旗”。巴海任宁古塔将军25年,开基扶植宁古塔新城,弹压连合满洲各部,抗击防御沙俄入侵,注重融合满华文化。康熙大帝诗称:“丰沛旧臣,沙场重寄,宣威布德,兜揽远人,朕甚嘉焉,爰赐篇章,以旌乃绩。”宁古塔副都统,首任将军萨布素,在宁古塔土生土长。据史料记录,萨布素气宇轩昂,墩实得如半截黑塔,宽宽的额头闪着亮光,向外凸起的浓眉下,是一双充满聪慧的虎眼。 他天资聪慧,性格朴实,少小跟从父亲习练骑射,深得宿将军沙尔虎达的赏识,被选拔到宁古塔读书。由于有出名的长白山、黑龙江和松花江,中国东北被称为“白山黑水”。满族人视长白山为发祥地,尊为崇高。长白山雄踞东北大地,连绵八千余里。为朝拜本人的发祥地,武默纳到长白山瞻礼。萨布素带着吴兆骞一同勘测长白山主峰,于是有了《长白山赋》。在吕永林编著的《宁古塔人物》中,有如许一段话:月余前往,宁古塔将军衙署设席接待萨布素。吴兆骞感谢感动萨布素,席间构想长白山赋构想,即兴诵出,满座皆惊。成篇后,萨布素请武默带回京城,康熙帝亲阅《长白山赋》后,赞扬有加。与流人交情深挚的萨布素,是继巴海之后总理新城军政的又一位奠定人,恰是由于他的文韬武略,成绩了宁古塔两个世纪的灿烂。他以本人不凡的聪慧和豪举博得了宁古塔公众的拥护,因抗击沙俄入侵功勋卓著,被誉为中华名将。吴兆骞以诗称颂:“丹墀诏下拜轻车,千里雄藩独建牙。共道伏波能许国,应知骠骑不为家。星门昼静无狼烟,雪海风清有戍笳。独臂秋鹰飞(革空)出,批示万马猎平沙。”

  贸易繁荣的文化要素

  当流人来到宁古塔时,带来了华夏的先辈文化,也带来了先辈的运营体例——“倡满人耕而贾”。在这方面卓有建树的当属杨越。这位被描述为大个头、大脸盘、大眼睛、大胡子、大嗓门儿的人,任侠激昂大方。他走街串户,怀人们扳谈,提出看法,向满人讲述耕耘手艺,教人们经商。刚到宁古塔时没米下锅,他就在陌头摆上地摊,拿本人的物品与本地人换粮食。杨越的老婆烹调手艺超卓,夫妻二人开了一座

  宁古塔遗址

  糕饼铺,还制造绍兴风味小吃,每天门客盈门。当有人求艺的时候,杨越与吴兆骞是邻人,两人交往亲近,“交心夜夜入三更”,和其他流人也是“雪窖联吟,冰天共酌”。当有人求艺的时候,他毫无保留。

  他把从家乡带来的布帛、丝絮拿来与人互换,教本地人把人参、貂皮拿到市场上买卖。因宁古塔盛产人参、貂皮,从北京、盛京(今沈阳)等地来的商人多了起来,贸易商业勾当繁荣起来,成立起了跨区域的商业系统,并与图门江对岸的朝鲜成立了商业关系。《柳边纪略》载:“宁古塔人每年一次,往互市,亦以八月。然命下遣官监督,每年十一月方行。市会宁者,多以羊皮袄、布疋,往易牛、马、纸、布、瓮,而书特贵。康熙初,姚琢以《明季遗闻》易牛一头。” 商贸的繁荣,使宁古塔新城呈现出“商贩大集,南产珍货,十备六七,街市充溢,车轿照射”的气象。

  为了开辟交通,以利互市,成长经济,萨布素亲身测量宁古塔至吉林的里程,成立驿站,便有了商贾川流不息的气象。杨彬在《柳边纪略》载:“康熙十六年,宁古塔梅勒章京萨布素,以绳量道里,两庹为丈,百八十丈为里。自宁古塔西关门始,至船坞东关门止,凡九万八千丈,为五百五十里。今分八站,作六百三十余里,然以中国之里较之,直千里之外矣。”萨布素对流人礼遇有加,“雅重文士待以殊礼”。受流人学者的影响,萨布素建起了藏书二百余卷的书房,定名“经文纬武书房”,匾额高悬正堂,侧幅为“万里壮龙韬旌鼓生风气自壮,全军雄虎节笳角晓鸣天为高”。他在政治、经济、军事方面斗胆启用流人学者。当流人学者糊口碰到坚苦时,官方长进行救济。他们步履有必然的自在,耕种地盘,也进行一些经商勾当。吴兆骞在《归来草堂函牍》写道:“宁古塔处所,乡绅举人俱照中国(内地)一样优免。”

  文化改变了糊口和汗青

  为改变本地人“耕者绝少,弥望无庐舍”的情况,积极传布华夏地域先辈耕耘手艺,并教人们“破木为屋,覆以其皮(兽皮)”。在本人家中设立“读书草堂”,把《五经》、《史记》、《汉书》、《李太白全集》作为教材, 权利教书育人。巴海将军请杨越到本人家中给两个儿子教学汉学,遭到开导后,办起了龙城书院——宁古塔第一所官学。宁古塔期间,流人能够不妥差,不纳粮,糊口坚苦时,还能获得布施;流人们常常是仕宦们

  宁古塔石碑

  的阶下囚,经常陪宴、陪饮,每当将军、副都统有主要差事,如巡边、作战、进京朝见出行之前,吴兆骞都要做诗相赠。在《秋笳集》中有很多如许的诗,《陪诸公饮巴上将军宅》、《馈送上将军安部海东》、《送阿佐领奉使黑斤》,描写的大都是为仕宦送行,也看出相互间订交稠密。在谪戍宁古塔的二十多年中,吴兆骞看到这里物产富庶,有很多特产,多年之后,他都不克不及忘怀,如人参,饮人参水能够强体。各类动动物都常常出此刻吴兆骞的笔下。在《宁古塔纪略》中有如许一段,吴兆骞南归之后,病重之时,仍想用他在宁古塔所居的舍间外采的蘑菇来熬汤喝。同时,他也看到本地满族人有着十分纯朴的风气风俗。关治平在文章里写道:“苦寒绝地的山山川水和风土民情,都收入到诗人的笔下,读他的《秋笳集》,你会感应那漫天白雪中的雄姿英才,大河日落的绚丽图景,仰望万古悲惨中的豪放,审视一枝一叶的情结。”汗青以残酷的体例做出了多情的选择。流人们对这块地盘进行了文化的发蒙,并延续了绵绵不停的灵脉。正如余秋雨先生所说:“东北这块地盘,为什么老是显得坦坦荡荡而不遮覆盖盖?为什么没有几多丰厚的汗青却快速进入到一个开化的形态?至多有一部门,来自流放者心底的那份崇高。”

  明崇祯四年辛未(1631)一岁

  十一月某日,兆骞生。父吴晋锡,母李氏,为晋锡侧室。徐釚《南州草堂集》卷二十九《孝廉汉槎吴君墓志铭》,吴晋锡《半生自纪》。

  崇祯十一年戊寅(1638)八岁

  是年前后,入塾就读。塾师为计名。汪琬说铃》、胡思敬《九朝新语》。

  崇祯十二年己卯(1639)九岁

  作《胆赋》数千馀言,见者惊讶。翁广平《松陵四子传·吴汉槎传》,见《秋笳馀韵》附录,转引自李昌隆《江南才子塞北流人吴兆骞年谱》,黑龙江人民出书社2000年版。少时简傲,不拘礼制,不谐于俗。同窗无不被其狎侮,尝溺人所脱巾冠,其师计名惩之。汪琬《说铃》、胡思敬《九朝新语》。

  崇祯十六年癸未(1643)十三岁

  自吴江入楚,途中写有《金陵》等六诗,为兄兆宽所激赏。《吴兆骞集·秋笳前集》卷五。

  是年作赋,始命题为《出塞赋》,兆宽认为谶语。《吴江诗粹》卷二十。

  清顺治六年己丑(1649)十九岁

  冬,宋德宜宋实颖彭珑等倡议慎交社,兆骞三兄弟佐之。不久,同声社继起,二者隐若敌国。同治《姑苏府志》卷一四八引《震泽县志》。

  顺治十年癸巳(1653)二十三岁

  吴伟业等欲讲究二社和局,于本年多次举行各郡大会。吴氏兄弟联翩入座,如隋珠玉树,一座尽倾。兆骞尤踔厉腾越,与吴伟业等前辈耆宿即席唱和,名噪吴下。梅村以其与阳羡陈维崧其年、华亭彭师度古晋并称为“江左三凤凰”。《王随庵自定年谱》、杜登春《社事始末》、王家祯《研堂见闻杂录》等、陈维崧《五哀诗·吴汉槎》、杨钟羲雪桥诗话》卷三。

  顺治十一年甲午(1654)年二十四岁

  与顾贞观了解,过从甚密。《秋笳余韵》卷上顾贞观壬寅十月与兆骞书。

  顺治十四年丁酉(1657)二十七岁

  八月,加入江南闱乡试,中式为举人。徐釚《南州草堂集》卷二十九《孝廉汉槎吴君墓志铭》。

  十一月,南闱考场案起。《清世祖实录》卷一百一十三顺治十四年十一月癸亥。

  十二月,兆骞被敌人诬陷获咎,衔命入京加入复试。叶舒颖《叶学山先生诗稿》卷六甲子稿《吴汉槎于十月十八日客死京邸,诗以哭之》自注。

  顺治十五年戊戌(1658)二十八岁

  岁首年月驱车北上时,尝托名金陵女子王倩娘题诗百余首于涿州驿壁,情词凄断,以自寓哀怨,三河两辅之间和者颇多。徐釚《续本领诗》卷十二,计东《改亭集》卷五《秋兴十二首》之三自注。

  四月十三日,复试于瀛台,军人林立,持刀挟两旁,兆骞战栗未能终卷。见本文《考异》。

  十一月二十八日,南闱考场案定案,兆骞与方章钺等八人遭除名,责四十板,家产籍没,并父母兄弟老婆流徙宁古塔(今黑龙江宁安)。《清世祖实录》卷一百二十一戊戌十一月辛酉。

  顺治十六年己亥(1659)二十九岁

  闰三月初三日,自京师出塞,送其出关之作遍于全国。详见李昌隆《江南才子塞北名人吴兆骞材料汇编》,黑龙江人民出书社2000年版。

  闰三月末,行抵沈阳,居二十馀日,与前大学士颇有交代。《秋笳集》卷八《与计甫草书》。

  七月十一日抵戍所宁古塔旧城(今黑龙江海林旧街),城表里仅三百家,其地重冰积雪,非复人世,至此者九死终身。吴晗《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第九册(顺治十二年四月)、王家祯《研堂见闻杂录》、《清世祖实录》卷八十八顺治十二年正月癸丑等。

  顺治十七年庚子(1660)三十岁

  约是年秋,吴晋锡受兆骞事缠累至京师,将流徙塞外。翌年正月父母兄弟全家遇赦,殆以世祖驾崩、圣祖登极之故也。详见李昌隆考据,《江南才子塞北名人吴兆骞年谱》顺治十八年,黑龙江人民出书社2000年版。

  顺治十八年辛丑(1661)三十一岁

  十一月,同徙之方拱乾父子遇赦南归。拱乾临行,托许尔安垂问咨询人兆骞,从此馆于许氏。《归来草堂函牍》家信第七壬寅正月上父母书。

  康熙四年乙巳(1665)三十五岁

  夏,与张缙彦、钱德惟等结七子诗会。分题角韵,月凡三集,后以戍役分携而罢。《秋笳集》卷八《寄顾舍人书》。

  康熙六年丁未(1667)三十七岁

  正月初五日,将军巴海卧病,副都统某令兆骞迁往乌喇,次日解缆,行至三日,险葬身雪海,幸巴海发觉,命飞骑追回,始免于难。《归来草堂函牍》家信第九丁未七月廿一日上母书。

  康熙七年戊申(1668)三十八岁

  二月二十一日,朝廷特许优复绅袍,遂得为塞外散人。《秋笳集》卷八《寄顾舍人书》。

  康熙十四年乙卯(1675)四十五岁

  察哈尔之乱,都统唐公限合城满汉兵三日内俱迁往必儿汀出亡。匆急中兆骞诗文稿丢失百余篇。吴桭臣《秋笳集跋》。

  康熙十五年丙辰(1676)四十六岁

  春,宁古塔将军移镇乌喇,兆骞。虽受业者犹不乏人,然日渐摇落,双鬓星星,妻复多病,颇觉悲辛。《秋笳集》卷八《寄顾舍人书》。

  顾贞观结识纳兰性德,为兆骞求援于容若,未即许。冬,贞观居住京师千佛寺,冰雪中忆及兆骞,赋《金缕曲》二阕以词代书,容若见之泣下,答词有“绝塞生还吴季子,算面前、此外皆闲事”之语,应允五载为期,救援兆骞入关。顾贞观《弹指词》卷下《金缕曲·寄吴汉槎宁古塔以词代书时丙辰冬寓京师千佛寺冰雪中作》。容若赋《金缕曲》,表白汉槎归计,一身任之之决心。《纳兰词》卷四《金缕曲·简梁汾时方为吴汉槎作归计》。

  康熙十七年戊午(1678)四十八岁

  正月十八日,清廷遣内大臣觉罗武默纳、一等侍卫对奏赉敕封长白山之神,祀典如五岳。《清圣祖实录》卷七十一正月庚寅。

  夏,武默纳、对奏等封祀长白山后,于视察宁古塔等地时,向兆骞索诗赋。兆骞有《封祀长白山》、《奉赠封山使侍中对公》等诗赠之。并赋《长白山赋》数千言,词极瑰丽,藉青鸟使归献皇帝。此赋经圣祖御览,动容征询,然有作梗者,派遣未果。诗赋见《秋笳集》,事见《归来草堂函牍·奉吴耕方书》、徐釚《孝廉汉槎吴君墓志铭》。

  康熙十八年己未(1679)四十九岁

  冬,兆骞将徐釚《菊庄词》、顾贞观弹指词》、性德《侧帽词》三册交骁骑校某带至朝鲜会宁府,该国官员仇元吉、徐良崎以饼金购去,并各题绝句交骁骑校某带回中国。仇题《菊庄词》云:“中朝寄得菊庄词,读罢烟霞照海湄。北宋风流何处是,一声铁笛起相思。”徐题《弹指》、《侧帽》二词云:“使车昨渡海东边,携得新词二妙传。谁料晨风残月后,而今重见柳屯田”。见徐釚《菊庄词纪事》、阮葵生茶余客话》。按:此事徐釚《菊庄词纪事》系于康熙十七年,李昌隆先生认为不确,是,故系于此。见《江南才子塞北名人吴兆骞年谱》,页145。

  约是年,朝鲜青鸟使李云龙以事至宁古塔,兆骞应邀为撰《高丽王京赋》数千言,其国颇以兆骞为重。徐釚《续本领诗》卷十二。

  康熙二十年辛酉(1681)五十一岁

  经纳兰容若徐乾学徐元文宋德宜顾贞观、徐釚等戮力救援,醵金两千,以认修工程表面赎罪放还。徐釚《孝廉汉槎吴君墓志铭》。

  七月底,还乡诏下。九月二十日起行,十一月中抵京师。吴桭臣《宁古塔纪略》。

  先是,顾贞观以奔母丧匆急南归,写有手札告兆骞。至京,容若急欲晤对,一见即祈入城。

  徐乾学设席接待,即席有《喜吴汉槎南还》诗,和者后多至数十百人。详见李昌隆《江南才子塞北名人吴兆骞材料汇编》,黑龙江人民出书社2000年版。馆于容若家,为容若弟揆叙授读。徐釚《孝廉汉槎吴君墓志铭》、查慎行《人海集叙》。

  康熙二十一年壬戌(1682)五十二岁

  上元灯夕,与陈维崧严绳孙朱彝尊姜宸英及返京不久之顾贞观聚饮于花间草堂。姜宸英《蒋退庵遗稿·词稿序》、《湛园不决稿》卷八《跋同集书后》。

  向顾贞观言及塞外多暴骨,贞观即商之于留都当事者,募多金,延关东僧心月,率徒遍历兴京、老城、萨尔浒铁岭等古疆场,为之掩埋无算。邹升恒《梁汾公传》,《顾梁汾先生诗词集》卷首。按:留都指入关前之国都盛京,李昌隆先生于《吴兆骞交游考·顾贞观》中认为“商诸京师当事”,误。

  十二月底,归省吴江,多报酬诗赠行蒋景祁《吴汉槎孝廉自徙塞外二十五年矣,既许赎还,更蒙恩复南还拜母,人有赠言,率成四首》。《秋笳馀韵》附录。顾汧《送吴汉槎先生南旋》,《凤池园诗集》卷四。李振裕《送吴汉槎归吴江》,《白石山房稿》。

  康熙二十二年癸亥(1683)五十三岁

  春,至家,与生母李氏上觞称寿,相见如梦寐。构屋三楹,读书此中,故人汪琬之子汪士鋐题曰“归来草堂”。吴治谟《汉槎友札跋》,转引自李昌隆《江南才子塞北名人吴兆骞年谱》(黑龙江人民出书社2000年版)页166。

  与顾有孝、蒋以敏合编《名家绝句钞》,选明清两朝名家绝句。纳兰性德通志堂集》卷十三《名家绝句钞序》,又见李昌隆《江南才子塞北名人吴兆骞年谱》(黑龙江人民出书社2000年版)页167之考据。

  夏,得疾卧床累月,以此延归期。性德问讯数寄手札,速其返京。纳兰性德《通志堂集》卷十四《祭吴汉槎文》。

  康熙二十三年甲子(1684)五十四岁

  春二月北上,三月中旬至京,重馆于性德家,为揆叙授读。见叶舒颖《叶学山先生诗稿》卷六《吴汉槎于十月十八日客死京邸,诗以哭之,即用徐学士旧韵》末句自注及《归来草堂函牍·致卜令书》。

  十月十八日(公历11月24日),客死京邸。见上。

  临殁语其子曰:“吾欲与汝射雉白山之麓,钓尺鲤松花江,挈归供膳,付汝母作羹,以佐晚餐,岂可得耶?”徐珂清稗类钞》第二十七册《吴汉槎为师于塞外》。

  【长白山】

  长白雄东北,嵯峨俯塞州。 迥临泛海曙,独峙大荒秋。

  白雪横千嶂,彼苍泻二流。 登封如可作,应待翠华游。

  边楼回顾削嶙峋,筚篥喧喧驿骑尘。敢望余生还故国,独怜多灾累衰亲。

  云阴不散黄龙雪,柳色初开紫塞春。姜女石前频驻马,傍关犹是汉家人。

  穹帐连山落月斜,梦回孤客尚海角。雁飞白草年年雪,人老黄榆夜夜笳。

  驿路几通南国使,风云不竭北庭沙。春衣少妇空相寄,蒲月边城未著花。

  惊沙莽莽飒风飙,赤烧连天夜气遥。雪岭三更人尚猎,冰河四月冻初消。

  客同属国思传雁,地是阴山学射雕。忽忆吴趋歌吹地,杨花楼阁玉骢骄。

  黑林天险削难平,唐将曾传此驻兵。形胜万年雄北极,勋名异代想东征。

  废营秋郁风云气,大碛霄闻剑戟声。历历山水攻疆场,只今旌甲偃边城。

  秋夜师次松花江上将军以牙兵先济窃于道旁寓目即成标语示同观诸子

  夕照千骑大野平,回涛百丈棹歌行。江深不动鼋鼍窟,塞迥前驱骠骑营。

  火照铁衣分万幕,霜寒金柝遍孤城。断流明发诸军渡,龙水滚滚看洗兵。

  念奴娇·家信至有感

  牧羝沙碛。待风鬟,唤作雨工行雨。不是垂虹亭子上,休盼绿杨烟缕。

  白苇烧残,黄榆吹落,也算相思树。空题裂帛,迢迢南北无路。

  消受水驿山程,灯昏被冷,梦里偏叨絮。儿女心肠豪杰泪,

  抵死偏萦离绪。锦字闰中,琼枝海上,辛苦随穷戍。柴车冰雪,七香金犊何处?

  .亚东军事网

  援用日期2019-01-17

  援用日期2019-01-17

  词条标签:

  吴兆骞图册

  V百科往期回首

  浏览次数:

  编纂次数:28次汗青版本

  比来更新:

  高根沢永子

  (2019-03-28)

  举报不良消息

  未通过词条申述

  赞扬侵权消息

  封禁查询与解封

  ©2019Baidu

  京ICP证030173号